<listing id="vjrx1"><i id="vjrx1"></i></listing>
<var id="vjrx1"></var>
<var id="vjrx1"><strike id="vjrx1"><listing id="vjrx1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vjrx1"><strike id="vjrx1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vjrx1"><strike id="vjrx1"><listing id="vjrx1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vjrx1"></var><var id="vjrx1"><strike id="vjrx1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vjrx1"><strike id="vjrx1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vjrx1"></var>
<var id="vjrx1"></var>
<var id="vjrx1"><strike id="vjrx1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vjrx1"></var>

手機終端下載:

當前位置:朔州晚報 第7311期 第A7版:文 學 副 刊

往昔,是條河

  沒料到,一提起筆準備寫點東西,就想起南河灣,就想起那道老街。老說那些事,描述那些回憶,如同穿越時空,赤腳那彎溪流,回望對岸口泉老街沿河婉轉。此刻,我本來想說的是當下須臾,看到的是明媚春光,可腦海里呈現的卻是往事砂礫,瞳孔里倒映的是歲月流轉。一個人忽然很想說話,很想把記憶里很深刻很美好的事物和人呈現。那就這樣寫吧,隨心,隨念。
  下午上完課回到家,突然想步走。至于為什么要那么遠從開發區走到民福街,那純粹是因為任性和難得的悠閑。很想曬曬太陽,去繁華的商場看看喜歡的物件。今天婦女節,犒勞一下自己?,F在不亂買名牌了,因為我想通了一個道理。只要口紅足夠紅,誰管你是迪奧還是蘭蔻,是阿爾卡特或者是長公主呢。應該去給婆婆買件衣服,春節回家,婆婆盡好的給我吃。今天也是她的節日,微信轉了幾個錢,再買件衣服,買點稀罕吃的快遞回去,聊表孝心。婆婆愛吃莜面花饃,我不忍心在食物上虧欠她,常常后備箱塞滿往回送。就如同我小時候,母親去街上,買個大雜月餅,悄悄的給我吃,怕其他哥姐看見,又說偏心我。母親不虧欠我,如同我不虧欠我婆婆一樣。
  八方食事,不過是萬家煙火??蛇@萬家煙火,確能抵絲縷離愁。
  大約二十幾年前,我在礦區讀高中。我那時候嗜讀,可是不愛讀課本,只讀小說。也很愛看武打這類的,常常羨慕黃蓉有個有本事的爹,偏偏又還遇見個忠厚老實打遍天下無敵手的靖哥哥?,F在想來是挺可笑的,當時電視正放射雕,每天早上去早自習,先評議一番梅超風,上課鈴響了,心還收不回來。若干年后常奇怪,同樣的教書老師,同樣的熱論靖哥哥,至今不明白,郭銀燕人家功課照樣好,大學照樣考,而我自己,每次考試不及格。
  那時我們院子里,住的都是老師。一個陽光明媚的上午,我坐在鄰居馬老師家附近的墻底下做題,馬老師就在家門口的小凳子上捧著一本書看,滿頭白發在陽光下散發溫和的光,鴨蛋青的確良大襟上衣那么齊整。我就看呆了。這個老太太怎么這么端莊這么有氣質?馬老師讓我和她一起吃燴面。我那么敏感,又那么怯弱,那么忐忑,又那么單純,緊張,激動,慎重,羞羞答答間完成了在馬老師家蹭了一大碗燴面的自卑。這么多年來我一直納悶,這碗燴面咋就那樣好吃?根本不像尋常人家做出來的口味。那可是父親走后,買兩毛錢的作業本母親都要去借錢的年代。
  記得父親走后,母親供我讀書。經濟上的拮據自不必說,心靈上的自卑而集聚的自尊與敏感,凝聚成強大的不容侵犯,成就了現在的我。常常扼腕當時太無能,殺一頭豬,煉一甕油,大塊大塊的紅燒肉腌甕內,以完成母親的心愿。致使我現在每看見一頭活著的豬,隨時就臆想著它成了碗中食,傲嬌地端在母親的跟前。唉,做下病了。
  回憶很沉重,重到我無法擔負。更向往南河灣蘆花似雪飄飛,七峰山桃花盛放如雨,老爺廟后山秋菊傲霜凌寒,穆桂英坡雪后蜿蜒至雀兒溝深處。這些都比吃食本身蘊含的情誼要輕,也比記憶中呈現風物人情的片段更唯美,可是哪能就替代了來時路,那或拮據或饑寒的青澀歲月呢。
  誰說不是呢?!踉S玉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