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isting id="vjrx1"><i id="vjrx1"></i></listing>
<var id="vjrx1"></var>
<var id="vjrx1"><strike id="vjrx1"><listing id="vjrx1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vjrx1"><strike id="vjrx1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vjrx1"><strike id="vjrx1"><listing id="vjrx1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vjrx1"></var><var id="vjrx1"><strike id="vjrx1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vjrx1"><strike id="vjrx1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vjrx1"></var>
<var id="vjrx1"></var>
<var id="vjrx1"><strike id="vjrx1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vjrx1"></var>

手機終端下載:

當前位置:朔州晚報 第7311期 第A7版:文 學 副 刊

那年的故事

  1968年的一天,我來到山西雁北農村。
  皚皚白雪,呼嘯的北風。深深的黃土溝壑,稀疏的植被和身穿黑棉襖的牧羊人。這是我對那里的第一印象。
  在那片荒涼的土地上,我最深刻的記憶就是老鄉們溫暖的土炕和熱騰騰的玉米糊糊。那時我還是個孩子,16歲的年齡,不諳世事??墒俏以谀菚r已經嘗到了世態炎涼的滋味。雁北的老鄉卻處處照顧我,他們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對待我們。
  我記得婦女隊長媽媽的好,記得劉大媽慈祥的笑容。她知道我們的糧食不夠吃,晚上收工后我們到她家里去時,她總是盛上一碗熱騰騰的玉米面糊糊給我們。里面還放些小米,叫做“有米糊糊”,是玉米糊糊的“升級版”。小米產量低,平時老鄉都不舍得吃。
  在昏暗油燈閃動的光暈中,我們拉家常。大媽拉起我的手:“喲,俺娃這手咋裂了個大口口???”說著找來一根豬骨頭,在油燈上烤。隨著吱吱的聲音,豬骨里殘存的油滴出來。大媽對準裂口將油滴在上面,我疼得直呲牙。大媽笑著說:“疼一下就好了?!?br>  第二天,裂口果然封上了,我不禁贊嘆這土法的神奇。
  像這樣的事情還有許許多多。
  在那難忘的歲月,我們在那群淳樸憨厚的農民身上學到了堅韌、勤勞和同情心。這給我們今后的生活留下的不僅僅是回憶,更重要的是對我們的處世態度和為人原則影響深遠。
  回城后,我在工作中從不會偷懶。并且利用業余時間努力學習,終于在34歲時參加成人高考,考上了電大審計專業。
  在丈夫和父母的支持下,我順利地讀完了半脫產的三年大專。還在40歲時通過了會計的全國職稱考試。想想這許多年走過的路,每一步都像有雁北的黃沙在腳下跟隨。
  1993年,在返城20年之后,我第一次回到夢魂牽繞的第二故鄉。那里的變化不算大,我覺得應該為她做點什么。
  于是我開始寫過去的生活,我想把那段歷史告訴我的兒子,告訴像他一樣的年輕的人。
  過去的光陰代表的是我們的成熟、堅強、敬業,和一顆滿懷仁愛的心?!跬跣忝?/fon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