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isting id="vjrx1"><i id="vjrx1"></i></listing>
<var id="vjrx1"></var>
<var id="vjrx1"><strike id="vjrx1"><listing id="vjrx1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vjrx1"><strike id="vjrx1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vjrx1"><strike id="vjrx1"><listing id="vjrx1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vjrx1"></var><var id="vjrx1"><strike id="vjrx1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vjrx1"><strike id="vjrx1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vjrx1"></var>
<var id="vjrx1"></var>
<var id="vjrx1"><strike id="vjrx1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vjrx1"></var>

手機終端下載:

當前位置:朔州晚報 第7031期 第A7版:文 學 副 刊

退低保

  大半夜了,村東頭的劉老漢躺在床上,翻來覆去睡不著。
  下午,他在田里放鴨子,接到兒子二毛打來的電話?!鞍?,我談了個對象,就是鄰村的?!薄澳歉仪楹?,二毛,啥時候帶回家來,讓我和你媽看看?”聽說兒子處了對象,劉老漢高興得嘴都合不攏。
  “我們本來處得不錯,可她知道咱家是吃低保的,就不愿和我處對象了?!薄盀樯堆??”劉老漢的喜悅瞬間化為泡影。
  “還能為啥?人家嫌咱是貧困戶唄,爸,您去村上把低保退了吧?!倍f。
  幾年前,老婆突然害重病,失去了勞力,光每月的藥錢就要七八百。小女兒正上初中,補課費、資料費需要錢,兒子跟人學門窗安裝,手藝還沒學成,人就從二樓陽臺上摔下去,右腿骨折,只能在家休養。一家人要吃飯,老婆、兒子的藥費,女兒的學費,讓劉老漢焦頭爛額。白天忙完地里的農活,晚上還得去磚廠搬磚掙錢,成天累得腰酸背痛,一家人的生活陷入困境。
  聽說貧困戶可以吃低保,劉老漢實在沒辦法,只好找到村領導要求吃低保,村領導說暫時不行,還有村民家里比他家困難,讓再等等看,這一等就是一年。第二年,劉老漢家終于被列為貧困戶,每月領取低保費。
  二毛這臭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,掙了點小錢就要把低保給退了。好不容易吃上的低保,怎么能說退就退呢?好歹也有一千多塊呢。劉老漢心里越想越覺心煩意亂。
  劉老漢實在憋不住了,從床上坐起來:“下午二毛來電話說處了個對象,女方嫌咱家吃低保,不愿跟他處了?!薄鞍?!也難怪人家姑娘,現在找對象都要求男方有房有車,誰愿意找個吃低保的人家嘛?”老伴嘆了口氣。
  第二天,劉老漢悶著頭在院子里來回轉悠。老伴一陣數落:“老頭子,你瞎轉悠啥呀?還不去退低保?你真是個死腦筋,兒子現在一個月掙七八千,你養雞鴨也能掙錢,難道想一輩子戴著貧困戶的帽子???二毛要是娶不上媳婦,我可跟你沒完?!?br>  是啊,這幾年多虧黨的扶貧政策,村干部幫他辦了貸款,養起了雞、鴨,一年能掙上萬塊,兒子也能掙錢了,還有比自己困難的村民,這低保不能再吃了。
  老伴這一罵,把劉老漢給罵醒了,心里的結終于打開了。
  得知劉老漢要退低保,不少人說他傻。他拍拍胸脯,一臉自豪:“只靠吃國家的低保,不勤勞致富的人,那才叫傻,我家條件好了,不能再吃低保,我劉老漢不再是貧困戶嘍!”■徐光惠